舞台上的黄埔军校!
咨询热线:029-87871800

李咏以及其他人的,主持人之殇

时间:2020-05-10 分类:学校要闻
今早,哈文在微博发布李咏去世的消息。女儿法图麦生日是5月20日,李咏则在5点20分离世。哈文痛呼“永失我爱”。世人震惊。因为在今年四月哈文生日时晒出的全家合照里,50岁的他还是容光焕发的样子。发型年轻又精...

今早,哈文在微博发布李咏去世的消息。

女儿法图麦生日是5月20日,李咏则在5点20分离世。哈文痛呼“永失我爱”。



世人震惊。



因为在今年四月哈文生日时晒出的全家合照里,50岁的他还是容光焕发的样子。

发型年轻又精神,没有人知道,他已经与癌症抗争如此之久了。



去年八月,哈文发文希望科学家们研制出癌症疫苗。

可惜,他等不到了。




好像昨天,李咏还是《非常6+1》里那位幽默诙谐有活力的主持人,还在电视机里充斥着我们的生活。

今天,就突然离世了。



中间的日子,是他低调无言,还是我们未曾关注?



1968年出生的李咏在主持人岗位上坚守了22年,主持过《幸运52》和《非常6+1》和10届春晚,是央视大型室内综艺时代的标杆人物

2013年是他最后一次主持春晚。同年三月,他从央视辞职,去了传媒大学当老师。后来又和之后离职央视的哈文一起开公司。

今年哈文低调解散了这个公司,想来也是为了陪老公一起抗癌。可惜……



看到李咏,我们会想那些曾经辉煌的央视主持人们。


崔永元、朱军、董卿……他们有的裹挟民意,从“病人”变身“英雄”;有的身陷性侵传闻,晚节不保;有的主打“文化牌”、转型成功。

从去年到今年,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,他们都爆发式滴刷了一把屏。

这会是老一辈主持届精英们最后的燃烧吗?

李咏的离去似乎又在提醒着人们,一个时代,真的过去了。


赵忠祥


主持《动物世界》的赵忠祥是个在春天时不时会被想起的主持人,那句台词“春天来了,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”成了流传至今的网络名言。


那个时候,他是主持12次春晚的大人物,潇洒大气的主持风格备受观众喜爱,还被称为央视的“国脸”。


可是现在,他除了“春天来了”的段子,只剩下metoo丑闻。


2005年时被爆出和女保健医生饶颖的婚外情特殊癖好令他“德艺双馨”的形象破灭,也令许多抱着“这辈子一定要见赵忠祥”愿望的观众们顿感偶像缺失。



metoo运动时他不忍直视的对话录音再次爆出,甚至涉及其他央视主持,曾经的光辉形象逐渐粉碎。


曾经的央视国脸年老名败,如今在自己微博里也只发些居家养老的日常。

是真的只能做一个低调老人了。



倪萍


倪萍曾主持过13次央视春晚,对观众的影响,是“春晚没有了阿姨就没有了年味”的存在。



无论是1990年的节目《综艺大观》,还是近些年的《等着我》,倪萍都是以情动人、朴实自然的知心姐姐。



她年轻时的美,大气,又接地气。

各种金话筒奖、最佳主持人奖、最佳女演员奖统统收入囊中。



可她也算命运多舛,有过多段婚姻,曾为了给儿子治病放弃主持差点弄得倾家荡产……


如今,59岁的倪萍也是一个饱受疾病困扰的老人了。

在主持《等着我》节目现场,她一直是坐着与嘉宾交流,站起来都需要身边工作人员的搀扶。腿疾令她不得不服老,休息。

她说,“我总得往前走,去拍电影,去画画,去写书


内心乐观的倪萍阿姨~保重啊!



朱军


关于朱军的消息,比李咏的还要令人震惊。

中国的me too运动风风火火之时,有女实习生弦子曝光曾遭遇过朱军性骚扰。

如今二人处于起诉与应诉的”双诉“阶段。



今日对于李咏,是感慨病魔缠身的无奈,那时对朱军,却是惊叹人心险恶了。



他曾经主持的《艺术人生》,是在许多老一辈人心中都分量十足的节目。


每一期和嘉宾聊天,都能让他们一会喜笑颜开,一会泪流满面,这是他主持人的功底,也是让观众喜欢并记住他的一大原因。



但身陷metoo后,还有多少人会买账?这位央视名嘴未来又将如何?


不好说。


崔永元


从那时的《实话实说》《小崔说事》,到现在的漏税斗士、揭底战士。



娱乐圈因为他的爆料震了又震。


他似乎被捧成了“民族英雄”,但其实呢?

从《实话实说》到深陷抑郁症,再到离开央视赴美调查转基因,崔永元身上的复杂性难以言说。



他狂怼范冰冰、针对冯小刚和刘震云,揭底阴阳合同,号召大家拒看《大轰炸》……是真的敢说,也懂行,但也并非出于“公心”


他自己都说了,“要报仇”。



他已经离主持人的身份越来越远,远到寻常人的视角,都已看不明白。


白岩松


白岩松是当初那代央视名主持中依旧在战斗的少数,也是没崩没病不复杂的幸运存在。



他一直是个立场鲜明的主持人,主持风格深刻而不呆板,活泼而不媚俗。

许多年轻的观众喜欢他,都是被他深邃沉稳的思想和诗情画意的语言打动。


他经常会遭遇“老白,你们台能干的人都走了,你怎么还没走”的疑问,但因为他的新闻理想,一直坚守着新闻的一亩三分地。



曾经他做主持人,后来做新闻评论员,尽管得罪许多人,也豪迈回答:一个不得罪人的新闻人可能吗?


这是来自那个时代新闻主持人的霸气。


杨澜


还记得她和赵忠祥主持的《正大综艺》吗?堪称中国综艺节目的鼻祖。



后来的独自主持的《天下女人》和《杨澜访谈录》,无不透露着她的优雅知性、美丽智慧。


“作为女人,你必须精致,这是女人的尊严。”杨澜始终记得这句话,并在后来贯彻到自己的生活中,这是她对自己的尊重,也是对他人的尊重。



现在,她嫁给了海归商人吴征,拥有阳光媒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、lan澜珠宝等产业,身家几十亿。


谈起经商,她也像曾经做主持时一样的头头是道:


经商很锻炼人的智慧。我将公司设置为扁平式的管理,而不是像金字塔的管理。各地都有相当的独立性,只要达到他们的既定目标,就OK,就可以拿奖金。



现在想想,她为自己做的最正确的决定,是转身早


董卿


董卿是这些主持人中比较年轻的一位了,她赶上的是央视主持人火爆大潮的最后一浪。


最早的时候,董卿是浙江地面频道的一名主持人。那时候的董卿还不是这个发型,但知性已有体现。

后来,她去了上海东方卫视,从《相约星期六》开始小有名气。到后来,央视春晚上研究董卿的口红色号、看她当“托儿”,也成了一景。



即便是遇到低谷无所事事,她也顺势而为,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。在2007年又进入上海戏剧学院攻读MFA艺术硕士学位。


文化的积淀为她打下了基础。


即便在主持人的大浪翻过,她也能顺利转型制片人——《朗读者》成为高口碑的国产清流综艺。董卿,又成为另一个品牌式的名字。



随着董卿的转型,我们基本可以看到记忆中的央视时代逐渐没落。

而后,卫视群雄逐鹿,风头逐渐盖过央视

央视后期只剩下一个撒贝宁在玩转。 



就连卫视,这几年棚内节目逐渐被舶来的真人秀替代,新生代主持人能蹿出来的少之又少。

真正扛得住场面,撑得起大型直播的,还是何炅汪涵华少孟非这些“一哥”



他们也都是经历了电视启蒙时期各种广电工种的锤炼,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


他们和节目一起成长,互相成就,比如何炅李湘谢娜等因为《快乐大本营》自己也成了流量大户。



而现在的小主持人呢?面临着没有节目可上的尴尬

很多人只能在台里,主持主持电视剧、综艺节目的新闻发布会。


节目明星化、MC化、向流量倾斜,跑男7个MC全部都是明星。这让主持人能得到锻炼、能刷存在感的节目少得可怜。


有着惊天快嘴的华少,靠念广告词都能大显身手。但因为《好声音》节目本身形式的要求,存在感也是偏低的。

今年的《中国好声音》,华少直到总决赛才上了热搜,还是因为比较尴尬的“变胖”话题



华少好几年前就开始做制片人、导演,逐渐转型。

资深“一哥”尚且如此,其他小主持人的边缘化甚至无缘(节目)化,可见一斑。



当年浙江广电集团举全集团之力打造主持人,力捧华少朱丹。


朱丹也是在那个主持人最红火的时代,第一次尝试了演戏。

还记得当年去《爱上女主播》拍摄现场探班,第一次演戏的朱丹,在化妆室里哭鼻子。因为一场哭戏,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她,怎么也哭不出来。


转身早,为她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。

也是因缘际会。因为演戏,她嫁给了演员周一围。

如今,朱丹偏重的,也是演员这一块。



之后浙江卫视想要再捧伊一?

对不起,除了自身条件限制外,时代也变了

再也没有全民收看“没有明星只有主持人和领唱”的《我爱记歌词》了。



伊一参加了多少档大型节目?同台过多少大腕?数不清了

但仍然红不起来。

报幕、广告口播员就是她的位置。



深究起来,我国主持人已经窄化为“综艺主持人”


在流量时代,综艺主持人自然要让位给明星。


很多卫视都尝试在当红真人秀中让自家“亲生仔”主持人加入,但效果不尽如人意。

例如《中餐厅1》里的靳梦佳(下图中间),夹在黄晓明赵薇这对老友里,存在感稀缺,只能在后厨洗碗。

到了《中餐厅2》,一水儿的明星,不再尬聊,看着顺眼多了。




代表央视记忆的几位一哥一姐们或年老病衰,或转型退休,或身陷泥潭,主持人最风光的时代也跟着他们逝去了。


曾经,主持人群体站在时代的风口。


但我们都知道,时代从不为任何个人停留



想和拆姐互动?

关注拆姐的新浪微博:@娱乐拆穿姐